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胜出】头号粉丝01

全服最帅大土狗:

凉凉:



*当红歌手咔×地下偶像久。是ABO设定,但是基本没什么相关的描写,只是为了方便展开剧情。轻松向。OOC。




 







 




01




 




绿谷出久,八百线地下偶像组合My Hero现役成员,粉丝特别少,应援会登记在册的不超过五十人,哪曾想,这样一个糊到走上街拦住路人问“你知道我是谁吗”还会被反问“神经病你谁啊”的小偶像,也有上热搜的一天。




并不是突然有哪位伯乐挖掘了他使他爆红,只是沾了别人的光。




这上热搜的推文说的是:震惊!爆豪胜己的经纪人竟是不知名地下偶像绿谷出久的应援会会长。并附图几张,求锤得锤。




 




这爆豪胜己何许人也?是一位正如日中天红得发紫的歌手。此人常年霸占O榜榜首,霸榜霸得有人想骂他是毒瘤,可他又不靠各种限定版专辑来撑销量,实力和才华就在那,开口唱一句就让想diss他的人无从diss起,只得心服口服。但红的人总是要被人酸的,专业上无可挑剔,那就从私生活入手吧。哪知这人看似放荡不羁,对着媒体爱理不睬,对着粉丝也总端着副臭脸,却意外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干干净净。




难得有和爆豪胜己相关的八卦被爆出来,群众自然乐得吃瓜,一时间各种社交媒体上热闹非凡,个个都在讨论爆豪胜己的经纪人是别人饭头的事情。




其实有什么好讨论的,又不是爆豪胜己本人去给别人当饭头。




可这毕竟是和绯闻绝缘体爆豪胜己相关的为数不多的八卦了,于是众人又把事情的严重性往上翻几番:有人说这经纪人不行,没有职业操守;有人又说,可能是爆豪胜己和经纪人有矛盾,经纪人才跑去饭别人;还有人说,这个绿谷出久是谁,魅力这么大的吗,连巨星的御用经纪人都为他倾倒……最后粉丝出来了,说你们别吵吵,我家胜己好好唱他的歌,根本不care你们这些B事,怎么总有人要来蹭他的热度?




是这样,红的人嘛,除了有人酸,还有更多人想抱大腿,原先也总有些入流的不入流的圈里人,上赶着制造和爆豪胜己擦出火花的机会,有一点交集就写些天花乱坠的通稿全网发放。爆豪胜己被搞得很烦,往往一个一个不留情面地否认掉,粉丝们饭这样耿直的歌手,也练就一身怼天怼地的本事,有时还没待爆豪和他的团队发现别人来蹭热度呢,就先把那些人掐死在摇篮里了。




他们原以为这次也是这样。




然而他们的歌手爆豪总是不按套路出牌,这次他发了一条推回应,说:我经纪人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想做什么是他的自由,包括去应援他喜欢的偶像。




这一是承认了传闻的真实性,二是他居然没把这个小偶像怼得体无完肤。粉丝们看了惊呆,纷纷怀疑爆豪胜己是不是被盗号了。




 




爆豪胜己没被盗号,但是爆豪胜己说了谎。




 




爆豪胜己的经纪人——切岛锐儿郎,感觉心里很苦。摊上这么一个满身才华和刺并存,特立独行得过分的主,要不是凭借着他坚毅的硬汉精神,他决计是撑不到今天的。这话怎么说,因为当爆豪胜己的经纪人,要比当别人的经纪人累上十倍,切岛锐儿郎不仅要帮这家伙安排日常行程,帮他推掉各色邀约,还要跟在他屁股后面给他收拾他怼完人之后留下的烂摊子。




这也就算了,前几天爆豪胜己突然找他,给了他个不知道位于哪个旮旯里的小酒吧的地址,让他过去一下,说是一个叫绿谷出久的小偶像在那里举行百场纪念公演,需要他扮演一下绿谷出久应援会的会长。




切岛锐儿郎问:“绿谷出久是谁?”




爆豪胜己没答他,冷哼一声,调头就走。




切岛锐儿郎上维基百科一搜,没搜到绿谷出久其人,但爆豪胜己交代给他的事,他还是得做好,毕竟巡演临近,切岛也担心爆豪突然撂担子不唱了怎么办。于是他当晚恶补了一晚怎样给偶像应援,难为他大好现充青年,在夜深人静时对着电脑学起了打CALL。




 




这一去就出问题了。




 




切岛锐儿郎如约穿着件爆豪胜己事先给他的应援服,克服了羞耻心,去到那小酒吧。这是个在大学附近商业街的清吧,不怎么吵闹。舞台下面稀稀拉拉地坐着十几个人,看来这偶像是真的没什么人气。




切岛锐儿郎又四处打量,觉着这应援会还是挺有本事的,立牌花篮横幅什么的一个不落,都很气派,旁边有另一个应援会的成员,在给来客们派应援礼包,礼包一打开,从大闪到手幅再到矿泉水,也是应有尽有。




那人发着东西走到切岛旁边,笑眯眯地打了招呼:“哎呀爆心地会长,终于肯出来让我们看看庐山真面目了。”




切岛锐儿郎硬化了,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几抽,同时他也明白了,怪不得爆豪胜己要让他来演这个会长,原来这绝对不能露面的会长就是他本人。




真好笑,哈哈。要不是在公众场合不能失态,切岛锐儿郎简直想抱住肚子打几个滚,他心想,爆豪啊爆豪,这下让我抓到你把柄了吧。




乐归乐,切岛锐儿郎还是怕露出什么马脚,本着说多错多的铁则,他全程对着过来打招呼的人露出迷之微笑。




谁知道还是有人认得了他。只听咔擦几声,有人拍了照,一边拍还一边嘟囔:“这人不是,那谁,爆豪胜己的经纪人吗。”




切岛锐儿郎也是个眼疾手快的,冲上去就欲抢那盗摄者的手机,但说时迟那时快,单身多年的宅男手速不可低估,那人在切岛扑过去之前,就赶紧发了推特,罢了还得意洋洋地晃着手机炫耀起来。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我妹妹喜欢爆豪,还强迫我也看爆豪的东西,我看他私人活动的时候,每次身后都跟着这个红头发的人。”




“我靠,怪不得会长从来不参加线下活动,原来是身份特殊。”




“怎么放着巨星不担跑来饭我们出久啊。”




“……”




四周议论声迭起,全部涌进切岛锐儿郎耳朵里,到他脑子里,就全变成一声声完了完了。谁他妈会想到这些人连自己这个小小的经纪人都认得啊,早知道出门就该戴个口罩了!




切岛锐儿郎想逃,但是想到自己把事情搞砸还没把公演看完的话,可能会被爆豪胜己胖揍一顿,又只得悻悻找了个座位落座。




 




这对于大家来说,可能都是相当糟糕的一件事。




对于绿谷出久来说也是。




 




本来这是他的百场纪念公演,虽然他粉丝不多,但是大家也是精心做了准备想给他留下点美好回忆的。应援会长爆心地更是大手笔,一个人担下了全部应援费用。




群组里大家起哄,说会长你该出现了吧,这可是出久的百场纪念,很重要的。你是不是特别丑,不敢见人啊。




爆心地说,我丑你妈,老子怕帅瞎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激将法起了作用,爆心地居然答应了要来。




绿谷出久潜伏在群里,只不过不直接和粉丝交流,觉得影响不太好——虽然他粉丝少,但他也很有身为偶像的自觉。他见爆心地说要来,心底也隐隐有些期待和雀跃的。




他一直觉得这个会长对自己绝对是真爱,虽然平时嘴臭得要死,天天diss他,说他长得普通跳舞僵硬还不晓得怎么卖萌吸粉,除了唱歌还过得去,其他简直一无是处。但是吧,这个会长又真的为他尽心尽力,把一个小小的应援会管得井井有条,每场公演应援物都堪称完美。绿谷出久很感激他,没有他,他都觉得自己不像个偶像,只像个酒吧驻唱歌手。




只不过会长从来没出现在公演现场过。




 




绿谷出久终于和队友一起换上演出服蹦蹦跳跳地踏上舞台,趁着自我介绍的小MC时间,他飞速地将在场观众的脸过了一遍。因为粉丝少,熟悉面孔都认得,他十分简单粗暴地认定新面孔就是爆心地了。




新面孔果然有,在角落,一头红发,不怎么张扬,反倒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绿谷出久心想,啊,这和我心目中的爆心地,不是很一致。




不过也没关系。




可是绿谷出久的状态终究是受到影响了,虽然他是八百线地下偶像,但他职业素养还是很高的,一直以来他都认真对待每一场表演,今天他却过分关注这个爆心地了。要是爆心地能热切给予绿谷出久回应还好,他们能形成良性互动,这样绿谷出久的表现就会越来越好。可是这个爆心地偏不,他全程耷拉个脑袋,喊call的时候也挺敷衍了事。




绿谷出久有点颓丧,这可不是他想象中美好的初遇。




 




中途换Unit,绿谷出久去了后台,有个队友正准备上场的,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绿谷啊,刚刚我换完衣服还有时间,我就刷了一下推,一看不得了,网上都是你,你自己看吧。”




绿谷出久满脸问号,摸出手机,心说你不是在拿我开玩笑,结果一看真的傻了眼。




震惊!爆豪胜己的经纪人竟是不知名地下偶像绿谷出久的应援会会长!真的震惊!




于是下半场绿谷出久就像在云中漫步,唱得跳得都非常迷幻,仿佛梦游。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又惊又疑又喜,跳舞的时候要换站位了,他还盯着爆心地那个位置看,要不是队友及时救场,他还像个傻子一样呆在原地。他心想,这真的是爆豪胜己的经纪人吗?他想得回不了神,舞蹈动作慢半拍,唱歌也忘词。好好一场百场纪念公演,就这么搞砸了。




 




这还没完,从来兢兢业业的小偶像绿谷出久,今天不仅表演出车祸,他还主动联系了粉丝。私联粉丝,就犯禁了。但这也事出有因,收了工回去,他和往常一样看应援群,正吵得不可开交,有人在狂喷那个发照片上推特的,还有人在安慰绿谷出久,说偶尔发挥失常也没什么,说什么的都有,群里难得热闹。




唯独爆心地头像亮着,却一言不发。




绿谷出久犹豫再三,戳开了聊天窗口。




他有几件事情想知道。




 




“在吗?”




那边隔了挺久才回复,想来是被绿谷出久这句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到了。毕竟大家都知道绿谷出久虽然在群里,然而从来没说过话,应该也是从来没和谁私聊过。




爆心地敲了一个“?”回复他。




绿谷出久又问:“今天的真的是你啊?”




“是啊,怎么?”




“平时在群里拽得像全部人欠你钱,现实中那么……那么友善?”




“……可不是全部人欠我钱吗,那群人平时大话说得起劲,一说要集资就怂回娘胎,你哪次应援不是老子掏钱搞定的。”




“那,谢谢你……?”




“有屁快放。”




绿谷出久被噎住,这什么鬼粉丝啊,他敢肯定,要是他现在去私聊的是别人,那人肯定得激动得脸滚键盘尖叫不止,哪像这个爆心地,除了大爷,绿谷出久找不到别的词形容他。




这真的和今天那个虽然看着也很硬朗的家伙散发着不是同一种气场啊。




绿谷出久又试探道:“你真的是爆豪胜己的经纪人啊……”




“是啊,干嘛。”




绿谷出久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干脆,明明今天在现场,那人满脸都写着“我完蛋了”,结果到了线上,又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了。




绿谷出久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想问,但是他犹犹豫豫地不敢问出来,他敲了几个字符,又退格回去。




这个问题就有点敏感了。绿谷出久是偶像,还是个Omega偶像,他的粉丝也多半是些宅男Alpha,表面上说什么只是欣赏绿谷出久的才华啦想守护他的梦想啦,但是心里想的是什么可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即便是没什么名气的地下偶像,一般也会遵守恋爱禁止条例,甚至如果自己私下有哪个喜欢的Alpha明星,也都要对粉丝严格保密,毕竟粉丝也算是偶像的衣食父母,不好得罪。




可是对方和爆豪胜己有关系诶……绿谷出久为难地抓了抓自己那头蓬松的墨绿色卷发。




正当他不能下定决心的时候,爆心地又发来一条信息:“没什么事我下了,下次不要在握手会之外的场合随便和粉丝聊天,我就算了,别的人可能会抓住你的把柄捅给你们公司,你工资也没多少,别扣完了。”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毕竟地下偶像嘛,除了绿谷出久这样耿直的孩子,别的人早就私联得飞起,拿着粉丝送的礼物美滋滋。爆心地当然也知道,但不知什么缘故,他对绿谷出久的要求比他们那个非常不敬业的经纪公司要严格得多。




不过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能问那个问题的机会可能仅此一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绿谷出久赶在爆心地头像变黑之前,赶紧敲了一行字过去:“等等!!!!!!你真的是爆豪胜己经纪人的话,能不能给我说说他的事!!”




还没等对方回复,绿谷出久又补了一句:“其实我是他的粉丝!!!!!!”




 




 




TBC




因为怕自己更新太慢,本来是打算全文存稿的,但实在太想看评论了,就忍不住发了(。)那就,更新随缘。




 




后文:02 03 04 05


评论

热度(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