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Bad Romance 上+中

明斯克:

*出来混的X出来卖的

*除胜出其他要素有,但仅仅提到,能够无障碍阅读

*不是认真写的玩意儿,题材敏感缘故,对家拆家别从这里找金句,我谢谢您嘞

轰同父异母的哥哥:私设荼毘



·“小家伙”

小家伙是这么来的:爆豪不过想要在这酒店里住一夜罢了,他就那么来敲门了。爆豪一开门,一个比自己矮一个脑袋的男孩子站在那儿,说:

先生你需要我陪你睡吗。

连个标点符号都没,爆豪听愣了,什么叫陪他睡,那人典型的娃娃脸,眼睛大而下巴短小,生雀斑也不拿粉遮遮,嘴巴红红的多半体热,总之不卑不亢地盯着爆豪等他的意思,所以他就被爆豪暗地里称为小家伙了。

小家伙上半身的牛仔外套洗得有点偏水蓝色,他喷在衣服褶子里的那股廉价香水味,悠悠地钻进鼻子里差点没把他熏死,不过就是这个味儿,使爆豪明白了他的身份。

你成年了?爆豪问,他不想花钱还被告性侵犯未成年人。

我和您一样大。小家伙很自信。

你怎么知道我多大?

您肯定二十五岁了。

爆豪吃了一惊,的确。是,你猜对了。

那么我也。

爆豪怀疑他说话总这么怪里怪气的。

爆豪挑起眼睛:价钱?

不贵的,肯定公道。您看我像多名贵嘛?我朋友才贵呢。我还能给您打折。

打折?怎么,我是你第一百个顾客?

不,小家伙摇头,我看您顺眼。

爆豪笑了一声,想挺有意思,就一把把他拉进来关上门,一天以前的逃难都给忘到云天外,现在要在这个自己找上门来的绵羊身上撒野。他懒得说,巧了,我也看你挺顺眼。

小家伙长得鲜嫩技术可不鲜嫩,你一亲他就知道歪着脑袋让你亲得舒舒服服的,唯一不好就是他睁着眼睛,好像比猴急的你从容十倍,叫你倒害臊。脱了衣服后爆豪发现他比看上去的结实点儿,远不是个豆芽菜。

爆豪解他拉链时他稍微抵抗了一下,说:“这个。”,递给爆豪一个正方形的小塑胶袋,“我口都给您撕好了”。爆豪烦躁极了,不喜欢下面还戴个帽子——缺氧,就强硬地说:“不戴。”

小家伙来劲儿了,你不戴还不行,爆豪也使了一下劲,场面实在像是角力,但他嘴上还是求你的语气:“拜托了,对您对我都好。”

爆豪骂了一声,依他得了,主要是被他那么一盯,要么心软要么更为混蛋,所幸今天爆豪想的是前者。爆豪一边照做一边恶狠狠地想,怪不得你便宜。

小家伙笑起来:“谢谢您。”

小家伙又说:这个是苹果味儿的。我特别喜欢。

这人话太多了。爆豪心想,还跟你分享喜好。

“我不想听,你给我转过去跪着。”

“哦。”小家伙乖乖照做了。

小家伙身上有淡淡的沐浴露香味,这是爆豪从他脖子间闻到的,一发汗就更容易闻到。爆豪覆在他身体上,咬了口他的脖子,热气腾腾地说:“你还挺干净。”

小家伙颤声说:“我不可能一身汗臭地来找您。”

小家伙不怎么叫,弄疼了确实会吭声,但也转瞬即逝。可这就搞得爆豪很没成就感了,他以为能把对方搞得又哭又叫呢,他一伸手要侵入小家伙嘴巴里,逼他出声。一摸,奇怪的是,他哭是在哭,爆豪摸到他下半张脸湿乎乎的。

那时小家伙想给自己解释:您别担心,我这人就比较容易哭……

爆豪没听完,手指胡乱搅他的唇舌。小家伙无法正常说话,只能随机应变,舌头顺从的变成绕指柔。

一次过后,小家伙抹了抹眼泪,坐在床上问:您要不要再来一次。爆豪都打算洗洗睡了,他又说“我还能陪您洗澡……”

爆豪不想被阴一下阳一下地敲诈,就问:你这些其他项目还收钱吗?

他摇摇头,本来是要的,不过因为是您我就不要了。

爆豪愣了愣。你自己说的,那来吧。

啊?小家伙没听清。来什么?

再来一发和陪我洗澡啊,还陪睡觉是吧?

嗯,嗯,都可以。小家伙笑中带泪,爆豪只在担心:他是爱上自己以至无私奉献到这种程度?

第二天爆豪醒来,记不清昨晚他俩谈的多少价钱,凭感觉丢了一把在床头柜,没准儿比讲的还公道。一开始他想起身,发现小家伙抱着自己跟抱枕头一样,还往胸口流口水,睡相倒安详可爱。昨晚他征求爆豪的意见:我可以抱着您睡吗?爆豪说:你别把我勒太厉害就成。小家伙点头高兴地说,绝对不会影响您睡眠质量。结果影响了爆豪早上的起床质量,爆豪把他手脚搬开来才成功起来穿衣服拿钱。

爆豪看他还没醒,正好免去寒暄的麻烦,只随便说了句:再见。就走了。爆豪当真对他有点在意,如果他醒着爆豪一定要反馈用户体验:你该做作的地方不做作,白瞎了天生的长相和体质。

以那小家伙的性格,多半会说:谢谢您,我改进——您下次还来嘛?

不来了,我去别的地方。

爆豪走到地下车库里刚刚坐进驾驶室门还没合上,就听到外面哒哒哒的跑步声音,小家伙一头没梳的发,利落地拉开后座门就坐进来。

爆豪傻眼了,第一反应是这人侵犯了我的爱车使用权。于是骂:滚下去。

小家伙一点儿没被唬到,还伸脖子对着后视镜懊恼地按压自己飞起来的头发:你的车还真好。突然这人称就不恭不敬起来。

你耳朵聋了?我让你下去。我钱没给够?好,还要多少?

给够了,还多了。

爆豪想,敢情这职业道德十分到位,还跟你找补的。他说:别找了,多的算送你了。你不也跟我打那么多折吗?

小家伙正色道:你当真一点儿也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爆豪对他毫无印象。

我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

小时候跟我一起玩的太多了,我怎么可能都记得住。

可是愿意跟我一起玩的只有你一个人。

……我小时候哪儿对不起你了?

没有,很对得起我,虽然经常拿我开涮……

那我在此赔礼道歉,我年少不知事——你可以下去了。

小家伙摇头:不,我想请你载我一程。

爆豪心想,这也不是什么过分的条件,可万一他们的去向南辕北辙呢?他说:我要去K城,你去哪儿?

我也去那里。

那行吧,我捎你一段路。你不拿行李?

不拿,我一上楼你铁定跑。

爆豪怒了:我没那么狡猾。

不拿了,反正也不是多重要东西,你开吧。

爆豪觉得他着实奇怪,可又找不到是哪儿不对劲,从小家伙找上门来开始,他身上就到处都是谜。爆豪把车发动起来,小家伙倾身向前:你抽烟吗?

抽。给我点。爆豪右手往中间摸索摸索,举起一盒烟。

好。我感觉你挺有钱。

爆豪没回答,小家伙探头,把烟嘴抵到他嘴边,爆豪上下唇豁开一小条缝,他送进去,然后掏出自己的打火机,打了两下才着。小家伙坐回去,爆豪摇开车窗,深吸一口,拈着那根烟在窗外挥发。

爆豪咬着烟含糊地说:你要搭顺风车,没必要那样跟我套近乎,太尴尬了。

小家伙不高兴地皱起眉:不是套近乎,是我真的认识你。

爆豪笑了声:你认识我,那你给点证据。

你名字是胜己。

爆豪眼睛睁大一圈,不错,他又说对了。

你姓……轰乡?不对不对,我好像把你姓的跟我朋友搞混了,我说错了没?

错了,错到家了。爆豪哭笑不得。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睡觉时偷看我健康证啊?

小家伙眨眨亮晶晶的眼睛,始终以为爆豪在逗他:小胜,你不要以为你糊弄的了我。

“小胜”是他小时候手下孩子们喊的,总是把他内心那只小狮子喊得舒服得打呼噜。

谁他妈糊弄你了,就算你说对我名字,又怎么样?行,你就那么在乎我是不是认识你?

在乎。小家伙点点头,不过又笑了:你不认识啦,可我认识。

爆豪顿了顿,嘲笑一样试探道:你到底想表达什么?你爱上我了?

小家伙当真说:嗯。

别,千万别爱我。爆豪更觉得好笑了。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不然三天两头就喜欢你恩人。

不,小胜,我从小时候就喜欢你了。

别说了。

小家伙露出一副餍足的神情,五官比之昨天更为柔和,也许是回忆温存到他了。可是又有点儿难过,这是应该的,毕竟按他的说法,爆豪一点儿也没记住他。

哪,小胜,你记不得我呢,也很正常。我啊,小学四年级就转学了,从K城到了这里。

爆豪迅速听出来,人要是用上什么“啊”,“呀”,“呢”之类词语,大可能在排解自己,其次才要使你听懂。

小胜,你该问我为什么到这里了。

爆豪无可奈何,本来想无视他:……你为什么到这里。

小家伙抬起头,眼睛朝上,在思考:我爸爸,就一混蛋,赌博欠一屁股债,那几天突然就跑了。我妈妈哭,我跟着一起哭,不知道为什么,我以为爸爸去旅游了。后来我知道为什么了,黑道找上门来,对着门又踢又踹,还泼油漆。妈妈把我放到我房间里,让我锁门。我锁了。

爆豪深吸一口气,烟头骤然亮起。

不,没事,我妈妈没怎么样,你不要想太过分了。

哦。爆豪这才放下心来。

反正我家差不多搬空了所有能卖的东西,我妈妈牵着我的手去找教导处,怕我哭,对我这个孩子都胆怯得不行:出久啊,要去别的地方上学了,你原谅妈妈,好吗?哦,我把我名字透露出去了。

这名字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绿谷出久。说完小家伙又期待地看着爆豪眨眼睛,爆豪摇头,示意依然没有印象。

你过去给我取过昵称,废久,“百无一用的那个废久”。转学后再也没人这么喊我了。你能不能现在开始重新这么喊我?

爆豪纳闷了:不是,这是昵称吗?这不是在骂你吗?

你喊吧,没事的。随便来个阿猫阿狗要这么喊我,我还踹他。

爆豪点头:行行,废久。可心里仍然宁可喊他小家伙。

小家伙继续回忆起来:从那以后我就很讨厌黑道。

那我刚好是黑道的。

晚了,你现在才说你是黑道,我先喜欢上了。

爆豪心说,这还有个先来后到。

你昨天,背上不是有龙嘛,我看出来了的。你差不多是……老大*,对不对?

不错。爆豪拿出自己刀刃一样的眼神往后拉,小家伙丝毫不害怕。

哎哎,小胜,你小时候可是想做警察的。小家伙苦笑起来,怎么会做了个和梦想背道而驰的人呢?那时爆豪说,我要做警察头头,又当又立*……又当又立是这个用法吗?可大家小孩子,没一人认识“又当又立”啥意思,就说是是是,那拍马屁的孩子连忙扩句:“又当高额纳税人又树立道德榜样”。爆豪说,我又当又立,惩奸除恶还拿几十万年薪……警察头头赚钱吗?小孩子们又附和说,赚钱的。于是爆豪的梦想成形了。

可是后来爆豪一脚踏入的是当时从未想到的灰色区域。爆豪把烟拿开,骂道:小孩子说的算个屁。你小时候说你当科学家就能当的吗?

小家伙陪笑道:可你这差池也未免太大。小胜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到了这里?

爆豪摇头,烟回到嘴中,专心吸之。

小家伙咬了咬嘴唇,里面的唇肉饱满鲜红地翻卷出来,他知道对方还不乐意告诉他自己的事。于是他抛砖引玉:哪,你想不想知道我对你……?

爆豪直截了当道:不想。

小家伙就当他很想知道,继续说下去:我小时候就喜欢你那股劲儿,从来不吃瘪,做什么都没有输过。只赢不输真的很难。

爆豪提醒说:我欺负过你。

是的,可我是那种人,欺负归欺负,你是真的厉害。你对谁不是欺负呢,难道我就格外特别一点吗?隔天不还是一起玩。小孩子嘛,睡一觉第二天爬起来什么都忘了。我想,啊,终有一天我要和你一样无人能当。

小家伙低下头,但还是在笑,或许想到了如今两个人的处境:那时我还是很单纯的。上小学以后,渐渐的一切就变了。我喜欢看你穿黑短袖的样子……

小家伙记得自己曾经很为那个同龄人的身体吸引,想碰碰他上完体育课后的手臂,甚至舔舔他的汗珠子看是不是比自己的甜。那孩子很残忍地几乎把所有学前的关系都埋葬了,对待小小的他时常视而不见。渐渐的,他感到自己肚子空空,可不是吃的东西能填满的。

但是,我到底没搞清楚那些都是为什么。我唯一搞清楚的是,我要离开这里了,想起这里的一切,我拉着我妈哭和她耍赖皮:妈妈我不要,爸爸呢,爸爸回来就没有事了吧……其实心里想的都是别的,我混蛋爸爸一年到头不回家,鬼才想念他,我想的是我埋在院子里的糖盒,里面都是我的画,我还给自己写了一封信在里面。

我又说,我的朋友们怎么办?结果其实我根本没有朋友,哈哈哈。

你知道吗,离开这里以后,再也没有找到一个像你一样的人,我知道你肯定是很特别的。了解得再深刻一点得到中学了。哇,我一天到晚想着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你,结果越想你越变形,没想到你头发那么扎手。

爆豪快被他东一下西一下的叙述方式搞懵圈了。

昨天一看到你进门,我就激动得不行,本来早就不指望能再看到你,世界上人太多了。然后我就跟着你,果然。你是不是不知道这地方很多“那种人”?

爆豪摇头:不知道,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

小家伙满意地点头:嗯,你不熟悉这里,很正常,但是这里正常人都不会碰这个区。刚刚说到哪儿了?

说你跟着我,“果然”。

对。我昨天不是哭了吗?其实我虽然哭是容易哭,但也得分为什么哭。昨晚上我很开心,你难以想象的开心。

爆豪一支烟吸尽,碾碎在车座之间。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爆豪最好奇的是这里。

小家伙畏手畏脚地问:我可以不说吗?

爆豪抬眼看了看后视镜,他看到了窗外。

爆豪承认:我实在有点在意。你本来完全不用……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家伙拉长躺在后车座上,看来真不想分享东西。他想,或许对于爆豪,自己的遭遇毫不奇怪,但他自己不愿意想。什么被骗啊,债主追上门来啊,母亲走投无路啊这些。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宁可爆豪什么也不知道,仿佛昨天刚刚开始。

爆豪那也不逼他了,看了看路边绿色的指示牌,距哪里还有多少千米:你具体是去K城哪里?爆豪心想他在那里应该早就没有根基了才对。

后面隔了一会儿才出声:……如果我说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呢?

啊?爆豪有力而真切地错愕一声,是个人都听出很不妙。但是小家伙缩了缩,还是说:嗯,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别瞎想,待会儿到了加油站你就下去。

下不去,我什么都没带,你让我在那里等死啊?

不带东西是你自己的问题。爆豪冷笑一声,想着不管小家伙打应急电话还是找人借电话,回去总能回去,他这么粗糙地活到现在,多大挫折应该都遇到过了。残忍?比这残忍十倍的事他都干过。

正想着,小家伙坐起来扒拉着他的驾驶座:我真的很好养活的!我吃泡面、给你做饭都行!

不好意思,我也会做饭。我恐怕我做的比你做的好吃。

小家伙不服气:又没比,你怎么知道……泡面钱我自己出都行!

爆豪笑着摇头,觉得他说笑话很在行。

啊还有!最重要的——我能跟你睡觉!你想做什么都行。

我什么都不想做。

不想做什么也行。你结婚了吗?

没有。

那岂不是正好,跟着你又不犯法。

不犯法犯我啊,死……爆豪幸好刹住嘴,后半句吞回去。好像终究怜悯起这个被自己忘记的青梅竹马。

求你了,我真的很好养活的……我还没怎么感冒过……

爆豪听着势头不对,回头迅速瞟一眼,果然小家伙说着说着两道眼泪就掉出来。

……你哭什么?

不知道。小家伙摇头,不擦眼泪。我不知道怎么说,可你要是我,你就舍得让我一晚上后就走吗?

爆豪想不到让他不哭的话。

我很干净的,没那些乱七八糟的病……你要是不满意我哪儿技术不好你可以告诉我我一定改进——

爆豪骂:快他妈闭嘴,你越说我越烦。

小家伙一下闭上嘴。但是眼睛还是泪汪汪地望着后视镜上映出来的爆豪。

爆豪说了一句对自己十分不利的话:好,到K城你再滚。他自己都知道,到了那里缠上自己只会更为简单。

他一定怜悯起了这个被自己忘记的青梅竹马。




*黑道可以用纹身分辨地位。(《卑劣的街头》里花絮提到的)

*又当又立:“又当表子又立牌坊”,小孩儿为啥会知道这个词……他妈妈流露的?






·“爱梦见大火的人”


吵倦了的小家伙蜷在后车座上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爆豪头疼起来,好不容易让他消沉了,他又要跟你搭话。


很有意思的,是我好朋友的事。小家伙猜爆豪不爱听,拼命引起他的注意,扒上主驾驶的座位露出一双眼睛。


你好朋友又怎么了?


你知道我是敲门找上你的吧,我会跟踪人的,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你了。我只找自己觉得不错的人。如果你太糟了,或者你喝醉酒了,我就不会上门。


说这话时,他有些畏惧,可能想起了从前不好的经历。


但是啊,很多人都看不上我。当然也有人会把我轰走,总是有人不好这口,不懂这里的规矩的吧。哎,你说,我长得很差吗?


小家伙露出一张全脸,爆豪抬眼看后视镜,正巧看到他也可怜巴巴地望着它。


坐好。爆豪没好气地说。不差,也没多惊人。


他有点高兴:可是他们还是不喜欢我。说完又期待地看向后视镜,爆豪简直不敢分注意力给他。


爆豪叹了口气,认真分析起来:


你不女气也不够男子气,两头不讨好。


那你为什么让我进你房间?


因为我无聊,行了吧?


没道理。你无聊你可以洗澡睡觉呀,我只能添麻烦。


爆豪皱了皱眉:又跑题了,这和你朋友有个卵蛋关系?


哦,我朋友。如果那人好这口又拒绝了我,我就把我朋友搬出来。有时候是老主顾,我说他现在有空,要我去喊他吗;有时候是不认识的,我就说我朋友很好看,好看的不得了,身材也比我好,还不多话,效率高。我说我从不骗人。人家一般都乐意。然后我就上楼把他拉下去,我再去找别人,可能有人会问他哪儿去了,但这下我只能说他现在没空了。


爆豪笑了声:你是在卖自己还是在给别人拉皮条?钱都流到别人那儿去了,笨蛋。


小家伙摇头,正色道:没有的事,我俩赚到钱一起用的。所以我跟着他还不错。


那你才是人家的拖油瓶。爆豪尖锐地指出。


没有!小家伙很不喜欢这个结论。他不爱说话,什么事都不主动。


那他还挺闷。


一开始我遇到他时他真的几乎一点儿话都不说,眼睛都是死的,肯定经历过什么了。后来我和他出去喝酒,他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之后他才慢慢话多起来。但是对外人还是,你看过猫吗,哪儿有一点儿声音就抬头紧张地看哪儿。我和他算是互帮互助。


爆豪哄孩子一样哄他:行行,兄弟情深,啊。


嗯,我挺喜欢他的。


哦,那你干嘛要跟着我走,你都培养出感情了。


不是那种喜欢。不是对你的喜欢。


打住。爆豪警告他。给我闭嘴,别提到我。


哦……小家伙嘴巴嘟嘟囔囔的,想是又在不服气地咀嚼什么话。


求您下去,我喊您祖宗还不行吗?


不要。小家伙缩回去,看爆豪车速未减,其实也知道那不是真的要赶他。至少现在不是。


我倒觉得你不可能没回头客。“都不喜欢你”?骗我呢。


喜欢我的要么就喝醉了,要么就……我都下不去嘴说,唉。越老越喜欢年轻的,你懂。


嗯,我懂。爆豪知道他有一张欺诈性的娃娃脸。


其实我不算努力啦,努力的什么客都接。我还想活长一点。


你那个朋友……他长得有多好看?


怎么,想见他了?小家伙声音有点闷闷的。爆豪想,得,这已经开始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把他吹的那么天花乱坠的,我想看看他又怎么了?


哦,也对。不过我没有他的照片。


那我下次回去可以碰到他?


不行,他走了。


走去哪儿?


不知道。他不是那种不辞而别的人。肯定要跟你讲,我去哪里哪里做什么事。不跟你讲那就是不想你知道。


爆豪没来头有点儿收敛。一旦听到这种死别,他没法继续吊儿郎当下去。


他……本来家庭很好。很有钱,家里特别大。我没去过,但是他跟我比划过,半个大超市那么大——


住那么大也不嫌空啊。爆豪摇摇头,觉得好笑。


真的。


鬼才信,家里那么有钱还出来跟你一样?爆豪回头看了眼,丝毫不觉得会伤那人的自尊心。但是他没生气,也应该是自尊心都磨圆润了。


他是重组家庭。他爸和他妈结婚时就带了个很大的哥哥。他是家里最小的,特别聪明。他爸爸很讨厌,对他妈不好,把他妈气出抑郁症,这就中招了,直接被他爸送医院治去了,以后公开找其他女人,再也不藏着掖着了。


那确实很不是个东西。


所以你能想象他多讨厌他爸。


为了这么个人就跑出来?没劲。


不是,他和他哥哥跑了。那个不是他妈生的哥哥。本来也讨厌他爸,什么能气死他爸他就做什么。


哦,同仇敌忾嘛,那也算兄弟情深。


没。小家伙脸红了。他俩……不是一般关系。


爆豪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么厉害。


嗯。但是……后来他哥哥对他也不太好。他哥哥脾气很怪,精神有点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哥哥老认为是他爸害死了妈妈。对,第一任老婆是死了的。所以他哥哥有时喝醉酒了会连活着的他妈一起骂。然后他俩就打架。


他哥哥很奇怪,喜欢弄伤自己。这叫什么……自残?自毁?特别喜欢烫的东西,明明把手放到滚水里疼的要命,他还觉得开心。


病的不轻。


对啊。后来他喝醉酒纵火,你知道嘛?就是五年前的一个案子,挺大的。


不知道,当时我都不在这里了。


也对,反正就是火很大。原来那里他爸和第一任住过。他哥哥放火,还死在里面。轰……我朋友说,他哥哥可能真是笑着走进去的。想想就渗人。熊熊大火哇,他哥哥觉得美丽。


爆豪眨眨眼:那你朋友应该很伤心。


对,我问他“你哭了没”,他说“哭了”。他很少掉泪的,特别坚强。我也不算了解他,反正他最喜欢的人就那么几个。结果一个被关起来了,另一个自焚了。他想起他姐姐,就偷偷溜回去看——可能也动了回家的念头。他说他站在门口很久都不敢走进院子里,突然门开了,就慌得不行躲起来。结果啊,他妈妈回来了,他姐姐身旁有了不认识的男人,还听到小孩子快乐的声音,果然有个小孩子趴在他妈妈胸前。一家人兴高采烈地准备上哪儿去。就好像从来没丢过什么东西。


……后来他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嗯。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了。小家伙抬起担忧的眼睛:他其实精神也不太稳定……


看出来了,他妈他哥和他都有问题。


他比我坚强很多,一直像个没事人一样,但是心肯定放在老远的地方。唯一不好的是,他爱做噩梦,一做噩梦反应特别大,满头流汗,把我吓坏了,一开始还及时摇醒他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火”,要么烧的是他家房子,要么就是他哥哥,有时候是他妈妈,甚至也会烧他不认识的那个妈妈。后来我就习惯了,睡得比以前还死,就记不起要弄醒他。前些天他说他把噩梦做完整了,我觉得我没醒很对不起他……


这次烧什么了?


自己。


爆豪“嗯”了一声,说不出什么来。


没过两天他就走了。我想他不会回来了。可能再坚强,也终于承受不了了吧。


小家伙突然笑了一声:然后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到头来我还是没帮上他的忙。我终于要靠自己了,但是我发现,我已经习惯让他来支撑生活了。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T了一个BC


本质鳖屎,但这文和同名歌没有半毛钱关系。

评论

热度(67)

  1. 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山君不离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喜欢吃菜吗山君不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