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维勇】不速之客-3(时空穿越)

九段九鬼君:

*维克托和勇利一起穿越到16岁的维克托家,原作向背景,ED后


*cp:已告白但被理解错误的明恋中的维克托X对爱定义模糊的薛定谔的直男勇利


前文:01  02


【本文也收录在cp20首发的本子里,具体情况见wb置顶】




第二天一早,勇利就苦恼地坐在沙发上研究自己的手机。


行李虽然被落在另一个世界了,好在手机总是随身携带的,只是不知为何有信号却什么都发布出去。


维克托站在他身后,弯腰扶着他的肩膀探头看了一眼:“这就是十多年后的手机吗?键盘都不见了啊,屏幕好大……应该能看视频吧?未来有什么好看的吗?”




靠得太近了。


依然不太适应这个少年维克托的勇利手忙脚乱地接住差点掉下去的手机,结结巴巴地胡乱点开一个视频演示给对方看:“能、能看视频,不过屏幕有点小……啊!”


他发现自己点开的是维克托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瞬间,蝴蝶效应、外祖母悖论、回到未来、终结者……无数时空相关的词汇充满了他的大脑——糟糕了,会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啊?!


然而他根本来不及关掉视频,因为就在他僵住的一瞬间,站在后面的年少维克托就已经撑着沙发从上方跃下落在他身边的位置,顺手接过了手机认真地看了起来。


勇利也很认真,他在认真地思考现在把手机抢过来关掉视频还有没有用,而就在他纠结的时候,维克托已经把视频看完了。


“还不错,手机里有勇利你的节目吗?其实我对未来的自己没什么兴趣,这种果然还是自己摸索更好玩。”


“欸?”勇利回过神来,一边犹豫一边接过手机,“有是有,但是……”


话音未落,手机屏幕就骤然一黑。


“——手机要没电了。”勇利卡了一秒才继续说道。


维克托看了看手机接口:“我这里没有匹配的充电线,还是说其实可以晒一下阳光就能充上?”


勇利满头黑线:“不,我的手机还没先进到这种程度……”


“怎么这样……”维克托失落地说,“我还想看勇利滑冰的样子呢。”


顿时,勇利心中涌起了自己仿佛十恶不赦的罪恶感:“毕竟昨天开始就一直没充电,我也没办法啊。”


维克托想起什么一样突然拍了下手:“对了!勇利可以滑给我看啊,我们去冰场吧!”


勇利呆滞了:“可是……”


——他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啊!跑的地方多了真的没问题吗?!




纵然勇利不是很情愿,但维克托还是说服了他。


时间比较早,因此冰场暂时只有他们两个人,这让勇利稍微放了点心:他不是很想跟这个世界有更多的接触了,那会让他感觉与原本的世界渐行渐远。


租的冰鞋不如自己落在原本世界维克托家里的那双舒服,勇利在热身时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它。等到他终于在冰场中央停下时,维克托立刻顺势滑到边缘让出场地,然后用期待的眼神望了过来。




勇利深呼吸,垂下了头。


冰场中只有刀刃划过冰面的细微声响,维克托的脑海中却响起了熟悉的旋律。


选了未来的他的节目吗……


维克托感觉很有趣,不禁更加凝神细看。




他未来的学生步法优美,滑行姿态轻盈,用刃深而流畅,因并非在比赛而降了跳跃的周数,极大地避免了出现失误的情况。


在看过了身为教练的维克托的表演后,年轻的维克托本以为无论胜生勇利滑成什么样他都不会惊讶,然而事实上自己却出乎意料地被吸引住了。


从第一个动作开始,勇利原本并不起眼的气质就陡然一变,沉静的忧郁与悲伤的迷茫赋予了他奇妙的气场,那是与未来的维克托截然不同的演技,感情要更加地深沉而真实。


原本面向裁判的动作此刻留给了维克托,勇利似是挽留似是邀请地对着维克托舒展手臂,可他的眼神却是恍惚的,像是在透过眼前的人寻找着其他什么。


年纪尚轻的维克托还从未被人用这样的眼神如此专注地凝视过,那是属于成年人的满是忧郁的爱恋,这种被深深爱着的感觉——不,不对,他看的不是自己……是在寻找那个消失的……


维克托为这奇异的气氛着迷了,他无意识地回应了对面伸来的手,紧握不放:“……我的话不可以吗?”


表演突兀地被打断了,勇利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话一出口维克托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虽然很遗憾没能看完整场表演,但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问题:“如果你回不去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我吗?”


“……抱歉,我可能不太懂你的意思。”勇利试图抽回自己的手。


维克托这才想起来,勇利之前否认了好几次与“教练”的亲密关系——天啊,这个人是多么迟钝啊,居然一直没意识到他其实是爱着未来的自己吗?


他虽然看出了未来的自己对勇利的感情,却因勇利平时过于内敛的表现而错看了勇利。好在一旦上了冰面勇利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大胆地表露出真正的心迹,他这才搞懂了未来这对师徒是怎么回事。


搞懂是搞懂了,但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会变成这么奇怪的情况。照他所想,明明只要自己告白就能皆大欢喜,怎么两个人会这么纠结。


心情仍然沉浸在勇利刚才眼神中的少年维克托,仿佛被热恋冲昏头脑般地告白了:“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假如回不去的话考虑一下我怎么样?现在恐怕比不过你,但未来前景我有信心可以超越你那个时代的维克托,对了,身份什么的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我也愿意为你修改人生计划,提前结婚也未尝不可,日本不清楚,俄罗斯的话我现在的年龄就可以结婚——”


“冷、冷静点……你大概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勇利被吓到了,他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告白求婚,简直要怀疑自己学的是不是假英语。


——维克托年轻的时候居然是这么轻浮的人吗?!




被勇利惊慌到想要逃避的眼神刺了一下,维克托滔滔不绝的自我推销停了下来。他仰头深深地吸了口冷气,大脑彻底从冲动中清醒了。


“啊啊……抱歉,吓到你了。”维克托恢复了冷静自持的微笑,“其实仔细想想,我挺不喜欢被当成替代品的。”


好像理清楚怎么回事的勇利认真地说:“我没把你当成替代品。”


维克托点头:“嗯嗯,我知道。”


“而且我也说了,我跟维克托不是你想的那个关系——”


“这个的话,是你错了哦。”维克托笑眯眯地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承认,但早点认清楚对双方都好,明明就是喜欢另一个我不是吗?”


“咦?!我……”勇利顿时混乱了。


维克托看着脸色通红神色迷茫的勇利,深深地叹了口气:“另一个我运气真好啊,有这么可爱的学生。”


把疑问暂时扔到了一边,勇利犹豫了一下:“你以后也会见到我的,不过到时候可能会让你很失望吧……”


维克托一琢磨,眼神顿时亮了:“看来我这个教练当的很好?”能从让人失望变成现在这样,勇利的天分和自己的教导缺一不可啊。


勇利眼神顿时温柔了下来:“他是最好的教练。”




本来还想再在冰场呆一会儿,但因为勇利不是很想见到其他人,维克托倒也无所谓地带他回家了,反正假期随便安排也不用太拼命练习。


勇利不想无所事事就毛遂自荐负责做饭,维克托则有事儿回楼上。不过勇利刚拿出菜刀就听见楼上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震惊地连忙跑了上去,敲了敲维克托的房门:“维克托?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了?”


过了几秒,维克托在里面回答:“没事,椅子碰倒了!”


勇利不疑有他,转身下楼。


而屋子里的维克托凝神听到勇利下楼梯的声音才松口气,转头问某个突然在他房间里显形的某人:“你这是怎么回事?穿越回去又穿越回来了?”




年长的维克托的一脸冷漠地回答。


“……其实我一直都在,只是你们看不见。”




TBC……


——————


同类相斥,但喜欢的是一样的(。


剩下的先放本子里,cp20首发,cp结束后发货。因为明天就确定下印数量,所以虽然预售开的时间长,但现货没了就没了,不会再下印。


【预售地址,支持cp20场取预定,有问题/改邮费敲客服】 



评论

热度(270)

  1. 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九段九鬼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