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维勇】不速之客-4【完结章】(时空穿越)

九段九鬼君:

*维克托和勇利一起穿越到16岁的维克托家,原作向背景,ED后


*cp:已告白但被理解错误的明恋中的维克托X对爱定义模糊的薛定谔的直男勇利


前文:01  02  03




第四章




    年轻的维克托……姑且在此称他为维恰吧,他面不改色地问年长的自己:“这么说,你也一起去了冰场?”


    半透明的维克托缓缓地点头:“如果你还想问那次热情的告白,那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我看得非常清楚,令人印象深刻。”


   “他甚至都不知道你喜欢他,你不应该让他这么不安。”维恰完全没有自己挖墙脚被正主看到的尴尬,反而兴致勃勃地追问,“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感觉似乎发生了有趣的事。”


    维克托依然没什么表情:“问的太好了,我正巧和你有着相同的疑问——我也想知道这该死的是怎么回事。”




    听到另一个自己已经失控到爆粗,维恰也收敛了一下幸灾乐祸的表情,稍微给另一个自己一点应有的同情:“我真是无法想象未来会变成你这个样子……要知道我追安妮塔只用了三天!”


   “然后当天你就被甩了。”维克托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段往事,“因为你沉迷训练放了她鸽子,都不用等到第二天,结束训练后一开机就变回了单身。”


    维恰不服输地说:“是我们两个被甩了,你别想置身事外……好了不说这个了,你怎么追的勇利?”


    虽然没什么对面也是自己的实感,甚至发现年轻时的自己比想象中要讨人厌得多,但维克托还是打算好好回答问题。


    他先找了个地方倚靠——就如同他两天未进食也没感到饥饿一样不科学,他半透明的身体竟然稳稳地被书桌支撑住了——然后才答道:“事实上,我一直以为我和勇利已经订婚了。”




   “……”维恰默了默,“恐怕这其中的误会比我想象中还神奇。”


    因为对面就是自己本人,心情不是很好的维克托也懒得保持形象,他的表情一丝笑意都没有:“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日本的习俗跟俄罗斯不一样,他给我戴戒指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他在求婚……我讨厌这样!”


    维恰想象了一下画面,略微有点感同身受地扶额:“我还以为是你买的戒指……不过你们都没有正式说开过吗?”


   “我查过资料,日本人特别委婉,太过直接说不定会被讨厌的。”维克托简直要感到委屈了,“而且一开始明明是勇利先告白的,虽然他喝醉了不记得……”


   “他怎么告白的?”




    维克托用英语重复:“By my coach.”


   “……你确定这是告白?”就算自信如维恰也有点怀疑了。


   “嗨,你不知道。”维克托摆摆手,“那天比赛后的晚宴上我们斗舞来着,从他的眼神和动作中我能感受得到他的感情,抱着我告白时那热忱的眼神比你今天见到的还要迷人——而且日本人总是不肯直接说自己的心情不是吗?”


    维恰大致理解了一点,毕竟这两天已经见识到勇利内向安静的性格了:“好吧,我承认他的确深爱着你,但他似乎并不知道你也爱他?难道你入乡随俗地也委婉了?”


   “我没有!”维克托大声否认,“我发誓我的确好好地传达了自己的感情——就算我以为我明确地接受了求婚这件事是误会,但也明确地说过‘我爱你’、‘希望以后的生命中一直有你’这种话——”


   “——但他不信。”维恰犀利地指出了这一点,“问题是出在哪儿呢?”


    两位维克托同时陷入了沉思。


   “文化差异吧?”大维克托说。


   “文化差异吧。”小维克托肯定。


    尼基福罗夫教练看向尼基福罗夫选手,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和煦的微笑:“亲爱的……”


   “我知道了。”不等他说完就明白了的维恰爽快地答应道,“我会去问问看的,毕竟我也很好奇。对了,他现在看得见你吗?”


    维克托说:“我不确定,不过我可以跟下去试试,这不影响你的行动。”




    事实证明现在只有维恰能看见另一个自己。


    勇利的视线穿过维克托直接落在了维恰身上:“抱歉,还有大约二十分钟才能开饭。”


    维恰瞥了眼另一个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说道:“没关系,其实我不饿——你也休息一下再继续吧。”


   “什么?”勇利一愣,“我不累……”


   “我觉得你应该休息段时间,你眼下都发青了。”维恰信誓旦旦地睁眼说瞎话,“或者你愿意陪我聊会儿天?”


    勇利察觉到了什么,不禁有些迟疑:“呃……我当然愿意。”


    在维克托冰冷的注视中,维恰热情地拍了拍沙发上自己旁边的位置:“坐这儿吧——哦,马卡钦亲爱的……看来他很喜欢你。”


    抱住扑上来的贵宾犬,勇利拘谨的表情融化了一些,他温和地说:“我也喜欢马卡钦。”


   “你们相处得好我就放心了,不然结婚后会很麻烦啊。”


    早对此话题有所准备的勇利这次没有反应过度,只是叹着气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认为我和维克托是恋人关系。”


   “难道另一个我没跟你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维恰故作疑惑。


    勇利卡了一下:“……说是说过——”


    “那‘希望以后的日子能一起度过’之类的呢?”


    “呃……这个貌似也……”


    维恰套用了勇利刚才的句式:“我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种程度你还坚持认为你们只是普通的师徒关系。”


    “……难道这些话不是维克托对感情不错的人都能说的吗?”




     这一刻,维恰有点想先离开这里去隔壁跟另一个自己开个小会——虽然的确有点文化差异的问题,但最重要的反而不是那个了,未来的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形象能让勇利这么认为!!!


    维恰琢磨了一下,觉得直球都是这种悲惨的效果,看来委婉是不行了,于是在另一个自己殷切的凝视下,他打了个更加直接的直球:“我昨天说过吧……我以为你们的戒指是结婚戒指。我是这样想的,那另一个我不出意外当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啊。”


    勇利一愣。


   “他接受了你的戒指,就是同意了你的求婚……”


   “求求求求求婚?!”勇利都结巴了。


   “如果他没有感觉,就算关系再好也不会同意这种事的,我想他之后应该也说过订婚之类的话吧?”


    勇利回想了一下:“的确说过……但我以为他在开玩笑,毕竟平时他就很……”


    维恰默默地看了眼旁边一脸懵圈的维克托,继续说道:“他带你回俄罗斯,周围的人不知道日本的习俗,看到你们的戒指会怎么想?既然他不觉得有问题,所以我觉得误会的人可能是你……你明明是喜欢他的吧?为什么不去往那个方向想?”


    勇利沉默了一会儿才在两个维克托紧张的注视下叹了口气:“其实我已经隐约意识到了,只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需要点时间消化,而且也不知道维克托是怎么想的。不过既然你说他也……我大概能稍微放心一些了,谢谢。”


    一直以来,他都让自己专注于花滑,要说那方面的感情他几乎是逃避式的强迫自己无视,成为习惯之后,大约是内心缺乏安全感害怕被拒绝,哪怕潜意识已经驱使自己连对戒都买了,表意识还找了个令自己非常信服的借口。不过现在发现其实并不必害怕感情定义产生变化后维克托会远离,他心头无形的大石骤然消失,发现事实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松了口气,维恰也恢复了平日里的随意:“不用谢哦勇利,我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没搞砸就好,还挺有趣的……话说长大后的我真是不可靠啊,这么大的误会都没反应过来,不会是光顾着高兴了吧?”


    勇利一听这话,心中的罪恶感就开始往上涌:“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跟他讲清楚的,只是现在这个情况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而且我也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维恰摸了摸蹲到他这边来的马卡钦:“别太担心了,说不定一会儿就回去了呢。”


    “那我先去做饭吧。”勇利站起来想往厨房走,结果被蹭过来的马卡钦吓一跳,为了避免踩到马卡钦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眼看着就要摔倒——


    “啊!……啊。”才从沙发上站起来的维恰眨眨眼,“勇利,你没事吧?”


    勇利调整了一下眼镜:“我没事,谢谢……你……维克托?!”


    原本就站在一边,所以能及时跨步过去拦腰捞住勇利的维克托把勇利放下,然后有点惊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诶?恢复了?”


    “恢复是指?”勇利稍微一动脑子,“该不会你一直都在旁边吧?!”


    维克托轻咳了一声,承认了:“嗯,只是你看不见我。”


    勇利也顾不上别的了,追问道:“那刚才的话……”


    “……勇利。”维克托不想让勇利感觉尴尬,立刻转移了话题,“我们回去就办个订婚典礼吧,或者等俄锦结束……只要拿了金牌我们就结婚。”


    果不其然,勇利没再继续纠结刚才的事,而是震惊到表情一片空白:“什么……你认真的吗?”


    维克托很委屈:“一直都是认真的,是勇利总以为我在开玩笑啊。”


    心情其实还有点混乱的勇利脸红了:“我……”


    突然间,勇利想起了旁边还有个人!他下意识地看过去,维恰正笑眯眯地用马卡钦的爪子冲他们挥挥:“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啊。”


    维克托冷哼一声:“别管他。”


    对于身为同一个人的不同时间段的两位却互相看不爽的这一点,勇利感觉很奇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同类相斥?


    说不让在意,勇利又不可能真不去在意,他稍微推开了维克托想说点什么,忽然眼神一凝,急忙抓住了维克托的手:“你又要消失了!”


    维克托反握住勇利安慰他:“别紧张,这次你也在消失……我们也许是能回去了。”


    马卡钦急得绕着他们俩转个不停,维恰过来抱住了它,笑意盈盈地说:“没想到这么快,还以为能多相处一阵子呢,这经历太少见了……不过既然你们要急着回去订婚也没办法。”


    “抱歉,这次打扰你了。”这次没再反驳订婚这个词,勇利红着脸歉意地对维恰道歉。


    “不打扰,多来几次我也不介意啊——不过另一个我就算了。”维恰面不改色地看着两个人逐渐变透明,“我没办法到场,就在此预祝两位新婚快乐吧。”


   “什——”


    最后一点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存在也化为光点消失了。


    房屋重新陷入了沉寂。




    年轻的维克托抱着马卡钦倒在沙发上,闭目休憩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叹气:“好无聊……接下来的假期该怎么办……”


    马卡钦呜呜地趴在他身上,乖巧地摇着尾巴。


    “……反正那里也有冰场,干脆去长谷津泡温泉算了,马卡钦也还想见到勇利吧?”


    “汪!”




END.


——————————


忘了这个号了……

评论(1)

热度(175)

  1. 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九段九鬼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飞雪九段九鬼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