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维勇】蝴蝶夫人(11)

春風を見送るよ:

*想要尝试两个人在恋爱中位置颠倒是怎样的

 
*人物YOI的,ooc我的 

 
*传送门(10) (9) (8) (7) (6) (5) (4) (3) (2) (1) 
 
*以上ok?→go! 


*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雅科夫声嘶力竭的喊,「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能不能——能不能——哦算了你自己解决吧,我还是去看看别的孩子吧。」

雅科夫的怒骂仿佛都砸到了棉花上。维克托对他的吼叫反应不大。他低着头沉默的拍了拍腿上的碎冰。

好多孩子在离他比较远的地方窃窃私语。自从他从长谷津回来之后状态一直不是很好,雅科夫因为他白白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有点生气,更让他生气的是维克托的表现显然不是因为疏于练习什么的。维克托自己心里最明白了,这是心理障碍——一颗他永远也无法得到的心。

尤里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维克托,接着哼了一声。他这个样子所有人都觉得无能为力,毕竟心理上的坎儿只有自己才能解决。雅科夫虽然平时总是对维克托吼来吼去的,其实最疼爱这个得意门生了,如今却对他的现状束手无策。米拉也在叹气,这次她不得不承认她错了,迷倒了无数人的风流公子维克托栽倒在了胜生勇利的冰刀下,什么平克尔顿都见鬼去吧,故事的发展远远超过所有人的预期了,大家只希望维克托能恢复平时的状态。

几个孩子担心地围到了尤里身旁,问维克托到底怎么了,尤里高傲地甩了下头发,用整个冰场都能听见的音量回答。

「蝴蝶夫人。」

所有人面面相觑,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心,被蝴蝶夫人带走了。」尤里完全不看维克托一眼,讽刺地说道。

波波维奇担心地看了维克托一眼,米拉露出了近似惊恐的神色。维克托的表现在他们看来原因相当明显,然而谁也不敢跟维克托提一下这件事情。维克托的情况看起来相当的差,放在过去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被甩这种事儿是值得大家开个party一起举杯庆祝一下的,如今大家只是在担心他。

「我觉得他瘦了好多,」格奥尔基在午饭的时候这么跟尤里说,「我觉得你最近还是少碰他的伤口比较好。」

「成天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像什么话。」尤里把汤匙扔到碗里,「简直对不起他天生的好天赋。」

「嘘——」米拉伸手打了个停止的手势,「稍微小点声音吧,我的尤拉奇卡大宝贝儿。」

维克托坐在和他们稍远一点的另一张桌子上看着面前的盘子发呆,跟过去他们熟悉的风趣幽默带着点浪漫主义的人相去甚远。波波维奇看了一眼就立刻用一只手捂住眼睛扭回了头,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失去挚爱的滋味,」他用带着些幽怨的口吻说,「可怜的人啊,我能理解……」

「我求求你们别……?」米拉说,「去和他谈谈吧,格奥尔基,要不你就去和他谈谈,说不定你们俩都能好受一点。」

「搞不好到最后两个人都难过得抱头痛哭呢?」尤里响亮地哼了一声,端起自己的盘子走开了。米拉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她对这帮男人——维克托的反应好像是进入了第二次青春期,幼稚得一塌糊涂——一点办法都没有。

尤里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嘲讽不过是对他对维克托关心的方式,作为最早就敏锐察觉了维克托情感不是玩玩而已的人,他也对自己感到恼怒:早点把维克托弄回来就好了,趁他还没陷的那么深。

「他到底为什么会这样?」米拉望着桌子上剩下的波波维奇,「他不是……到了时间就回来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

维克托抱着马卡钦在床上滚了一圈,压得马卡钦「嗷呜」的叫了一声

「对不起,马卡钦。」维克托为了自己的失神向马卡钦道歉,他把马卡钦揽到自己肚子上揉了揉。

维克托翻出手机。他之前留了美奈子的手机号码,什么消息也没有,他不如说和长谷津断了联系,仿佛在九州小镇的两个月只是一个梦一般,而他只是沉溺于梦境。

他一张张翻过在长谷津拍的照片,然后把手机丢到一旁。

训练中状态持续低迷,所有人都很担心他,雅科夫推掉了他所有的表演赛。偏偏媒体不肯放过,揪着维克托报道来报道去的,最后气得尤里直接爆发,堵住训练场馆的大门,把媒体骂了回去。

GPF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了,尽管状态不佳,维克托的战绩却摆在那里,该上的比赛依旧要上。雅科夫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了,于是叫来前妻莉莉娅两个人一起重点指导尤里,至于维克托,大概放他自己静静会比较好吧。

果不其然,尤里在两次分站赛中表现得都不错,以总分第四的成绩闯进决赛,而维克托则是以总分第六的成绩将将进入。

「但是分站赛的成绩也说明不了什么,对吧?」克里斯泡在游泳池里,眨着眼睛对维克托说,「劳驾帮我拍几张照片。」

维克托拿过克里斯放在泳池边的手机随手拍了几张,然后帮他把手机放回原位。

「这可不好说。」

明明还调笑着说过勇利只要一想东西跳跃就会出错、自己绝对不会这样,到头来何止因为在滑冰时想东西而跳跃出错啊……忘掉动作也在练习的时候发生了几次了。

「是吗?那看来今年我有机会得到金牌了。」克里斯说,「我听说你最近状态不好是因为失恋?」

「我真好奇你们到底都是怎么知道的。」

「各种媒体都炸开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该死的媒体,」维克托揉了揉太阳穴,「炒新闻也要有个限度。」

「所以说是不是真的?」克里斯问。

维克托沉默了一下,回答说,「是。」

克里斯吹了个口哨,维克托看起来极不愿意提这件事情,所以克里斯配合的保持着沉默。过了好半天维克托才艰难地开口。

「我刚遇到他的时候被他的表现能力惊呆了,我觉得他每个动作都合着节奏透出美感。」

「后来我听说他的花样滑冰是自学的……自学!我们都知道这有多困难,我觉得他大概是举世无双的天才了吧,如果把他放到我们的成长环境,我们现在就会多一个优秀的对手。但是他对除滑冰以外的其他东西确实表现得有点……无知。」

「我忍不住接近他,和他交流,我觉得他不应该是那种样子!他应该有更多人的情绪,会生气会害羞会哭会笑,而不是只知道滑冰,对每个人都保持着礼貌的疏离。我以为我成功了,到后来我甚至觉得他每一分情绪都为我牵动,但我离开时试探着和他谈话,他……」维克托露出了近乎痛苦的神色,克里斯点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他根本没有改变,他对我说的话根本没什么反应。对着一颗干瘪的种子浇再多的水又有什么用呢?」

永远都不会发芽。

「他根本没有心。」

「你说什么呢,」克里斯平静地说,「怎么可能会有人没有情感。你对他倾注了多少情感他当然会回报给你多少情感。」

维克托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觉得你最好再多了解他一下,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你好像他的一个崇拜者,」克里斯顿了顿,「你是不是在心里把他摆在太高的位置了,而错过了一些什么?」

维克托又开始揉太阳穴。

「也许吧……但我现在好像失去思考能力了,什么也想不明白。」

「那你最好在后天的比赛前能想清楚,从那个死结里钻出来,」克里斯从泳池爬上来,「你要是没劲头我也发挥不好的,你清楚。」

克里斯走开了。晚风吹得有点冷,维克托考虑了一下还要不要游泳的事情。他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新闻,晃过的标题都是什么「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退役传闻!」之类看着让人心烦的新闻。他锁上屏幕,站在顶楼吹着冷风。

而之后还有一场迎接他的比赛。


-TBC-

大家新年快乐ww

问一下人在帝都的妹子们有没有知道深巷子春节期间的营业时间的呀,想去圣地巡礼_(┐「ε:)_

评论

热度(207)